收到Jack传来的委托公司汇款到账信息时,我正在跟儿子兴高采烈地制作LABO variety kit的第二部分,我跟小北已经完全被LABO征服,在我之前长达小半年的期待,Preview视频也没少看的情况下,这个产品还是接二连三地颠覆我的感官,设计之巧,质量之高,与Switch主体结合之恰当,实属近期玩过最好的游戏。

LABO

The world is under Nintendo’s control !

Again, Again

当我终于结束了长达三个月的慢性衰变之后,我们的小公司终于续费成功了。我此刻有些不知道应该是开心还是应该谨慎判断眼下的情况。36这个数字一再浮现在我的脑海,没有钱会不会限制想象力我不清楚,事实证明,没有钱会限制我去接触让我保持更新的媒介。这段时间,我连游戏新闻都很少看,尤其是Switch的。

而公司续费成功的代价是,我需要第三次进京,此次我的身体状况远不及2006年,身上的负担也远超2011年的情况。好像现在值得一说的,就是我变得可以不着急下决定,让子弹飞一会。不再完全靠反应能力解决问题,而是可以更加综合的调配资源。学会联合别人一起度过难关。

上周三,妹妹公司的老总在听了我介绍的朋友公司的工程报价之后,看着我说:“这个报价远超出我的预期,跟你当时说的完全不一样啊。”我已经没法自信地看着对方的眼神说话了。
回想几次到他们公司给对方员工普法,一直讲到我喉中带痰,也没有个人给你来一瓶水什么的,我就觉得脸颊被气锤反复夯击,啊,原来这就是啪啪打脸的感觉啊。

Bragger

“作为靠软内容吃饭的人,我们经常在不经意间就向外传递了有价值的信息。”这是我在过去一段时间内,或者说,停止更新Blog之后的这小半年内,经常在跟一些不明就里的人阐述工作特质的时候的说辞。令对方经常觉得听了我的话之后,他就应该请我吃点啥的感觉。
其实我不过是以软件开发为业,能用八种以上编程语言(超过半数是脚本语言)编写程序,喜欢多管闲事,可以画一些水彩画(上色一团糟),喜欢读艺术史(老是记不住年份),可以用英语讲编程入门课程(口语还成,语法极其混乱)的一个不喜欢坐班的(是的已经超过十个月没老实在一个地方上班打卡了)下个月马上就要开不出来钱了的微中年男人。正在经历本命年的水逆。

我那天在离开妹妹公司之后,感觉被开健身房的W以及其手下的精兵G带入了又一个不熟悉的领域,第一次有计划的健身,第一次秋季没有犯腰脱,以及第一次吃人体蜈蚣局,第一次辜负合作公司长辈样领导的期望,都发生在这边。

由于我常年不更新社交网络信息,喜欢面谈大于键盘交流,喜欢读的书有很多处于小众领域。因此很多人无法搞清楚我到底什么底细,只知道此人收入不菲,经常在别人上班开会的时候去健身,在别人坐班打卡的时间出现在咖啡店,在养得起老婆孩子的前提下还能挤出时间通关Exclusive Games。
另外,我喜欢仔细观察新朋友的热衷领域,选取有代表性的书籍或者文献进行阅读理解,在社交浅层次上使对方信服,进而达到一个大而全的多技能形态。其实往往因此跑偏,比如说玩WarriorJS玩到半夜。购买专业英语老师薛先生的教参型书籍。

其实我面临很多危机,过于广泛的知识摄取倾向导致核心竞争力的缺失。在这样的年纪里没有固定单位,在过去的三年里作为程序员没有令人信服的产品输出。加入创业领域却一直没有脱离打工心态。
在应该带头苦干的年纪爱上了离群索居。
大家玩守望先锋的时候我玩Overwatch,
聚众吃鸡的时候我穿着MUJI架虚拟机。
经济危机下买不了新手机。
我有时候会害怕自己是否还像离开时那样对自己的价值自信满满。
我忘记的单词越来越多了。
我的十三台主机要离开我一阵了。
我也惧怕单身在外面,忽然腰病复发卧床不起该怎么办。
还有,我确实希望每天看到我的老婆和孩子。

Reboot, and try again.

今天我想办法,小小地振奋了一下我的精神状态,我从上午10点一直工作到现在,想看看我能不能像5年前的我一样,专注地解决一个问题。今天我解决的问题是,用Cocos Creator开发微信小游戏,并使用Tiled制作的TileMap。 请看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