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anwhile our project

手中的乔治.奥威尔的《上来透口气》(Coming Up for Air)是一本从多抓鱼入手的二手书(半价!但是几乎全新!),是奥威尔先生的《1984》开启了我这一轮持续阅读的旅程,而且愈演愈烈,从2011年至今,已经持续了7年多。虽然我已经记不清《1984》中的细节描述了,可是还是对其人其作品好感浓厚。
《上来透口气》中,第二部,第七章一开头,乔治被父亲召唤去宣布下面他可能要开始工作贴补家用的时候,一段描写令我兴味盎然:

乔伊已经没有读书有一段时间了,一直闲着没事做。父亲有时提起过把他“弄进”酿酒厂的会计部,之前甚至想过让他当一个拍卖员。这两份工作根本没有指望,因为十七岁的乔伊写起字来就像一个农娃子,连九九乘法表都背不全。

问题就出在这里,我记得九九乘法表,是我国古代数学的世界性重大贡献,以下是我找到的维基百科上关于中国乘法的描述:

九九表,又称九九歌、九因歌,是中国古代筹算中进行十进位制乘法、除法、开方等运算中的基本计算规则,春秋战国沿用到今日,已有两千多年。现在小学初年级学生、一些学龄儿童都会背诵。

西方文明古国的古希腊和古巴比伦也发明过乘法表,不过比起九九表要复杂得多。希腊乘法表有1,700多项,而且不够全面。由于在13世纪之前他们计算乘法、除法十分困难,所以能够除一个大数的人会被视为数学家。欧洲直到13世纪初都不知道这种简单的十进位乘法表。13世纪之初,东方的十进位计算方法通过阿拉伯人传入欧洲,欧洲人发现了他的方便之处,所以学习这个新方法。当时,用新法乘两个数这类题目,是当时大学的教材。

我们同时在两个方面走在了数学研究的前列,一是十进制,另外一个是积项最少的乘法表。就是说,只有我们的乘法表是可以被称作“九九”乘法表的。埃及人民最朴实,他们没有乘法,考古家发现,古埃及人是通累次迭加法来计算乘积的。例如计算 5×13,先将13+13得26,再迭加26+26=52,然后再加上13得65。算的跟背会乘法九九表之前的我儿子一样。

回到一战前夕,书中描述的这个时间段的英国,采用的是以1820年开始推行的 “The Philosophy of Arithmetic” 中发布的99 x 99乘法表格的简化版本,12 x 12的英国人民乘法表格,这本书的作者是苏格兰数学家 John Leslie 。英国人民之所以简化乘法表到12乘积,是因为直到1971年2月15日之前的英国旧制货币进制中,一先令兑换12便士,民众日常开销计算中最常使用,故此。

如果我国先人也按照这个全表排列法展开九九乘法表,全表乘积项目就是81个,可是智慧非凡的先人,马上就发现了7 x 8跟8 x 7是一回事的事实,所以整个表消除了一少半的重复项,简化成了45项乘积,本来就不多的项目又来了个数量锐减,加上编写成口诀朗朗上口,特别适合儿童背诵。

民间称81项乘积的为“大九九”,45项乘积的为“小九九”,在这里,我考出了我妈常说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九九”的来源,而这么多年我从未对既然有“小”九九,那么“大”九九是什么表现出好奇心。
我打算借机教育一下儿子,你可知道作为中国人,在数学学习上占了多大的便宜。

为了找到实锤,我找到了“Coming Up for Air”的原著,以下为对应部分的节选:

可以看到此处原著写的只是:“multiplication table”,翻译成“乘法表”刚刚好,所以陈超老师此处应该是渐入佳境时代入了民族气节,是个不足为道的小谬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