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杨哥吗?”
“啊,是,你是?”
“哎呀,我~小春~”
“啊……啊啊~”
“杨哥,那什么,我最近啊,在大兴吧,新开了几家会所,就是吧,挺私密的那种就是。”
“啊啊”
“杨哥你没事儿来玩呗,那什么,微信号就是你手机号呗,我一会加你嗷”
“好的好的嗯嗯嗯”

杨大栓放下手机之后,跟对面的小凯面面相觑,这一期的稿子还有三天就得交了,虽然说有风骨的老记者们存活率堪忧,但是像大栓和小凯这种靠写体验贴过活的体检员,还是有不错的收入。
小凯放下手里的书,《地下》,前几天麻原彰晃正式被执行绞刑,使得他终于把这本书排上阅读进程了。
大栓比小凯大十岁,但是干这行时间不长,在那之前他靠训练过综合格斗技能的底子,在一些健身房教会员自由搏击。
小凯是那时候他的学生,两年的学习后,小凯的脸从秀气变得英气起来,出门的时候更容易通过颜值关了,因此,一些跟老鸨撩骚,与蛇头电话的事儿,都会让小凯直接出马。


“哥,别搭理这傻逼,丫就是一骗子。”
大栓脸色阴晴不定,作为一个曾经的搏击教练,在没有结婚的这么些年里,大栓也没少访问住在民宅里的失足少女。“操,是不是哪个贱货给我拍照了”。
“哥,哥?你咋不说话呢哥?” 小凯到北京七年了,用的最熟悉的北京话还是北京孩子骂人的那些个。
“啊,没事,我合计是不是我之前睡的哪个会员逗我呢?”
“哥你还睡会员呢啊!?我操,我想想我就后怕啊!”
小凯掰了根香蕉,继续说:
“这帮骗子吧,现在新学的损招儿,用不知道啥渠道得到的电话号码查你微信,要不我说你就不应该用杨大栓当你微信名。找到了吧,丫就电话诈你,你甭多想哥”。

大栓马上明白了这个路数,心里略略安心了,转念之间,脑子里霞光万道,瑞彩千条。
“小凯啊,咱们刚才还愁这期写什么,这特么不就是送上门来的选题么!”
“哥我没听明白,你想干啥啊?”
“你想啊,他们打电话要加你微信,勾搭你去会所,什么意思啊?不就想坑你钱么?仙人跳你么?”
“啊!啊!哥你是想碰瓷儿仙人跳呗!我操哥你太牛逼了!”
“你准备准备,把咱们训练用的背心带上,还有上回你买那个防刀割手套。”
防割手套

“哥,带甩棍不?咱俩坐地铁去,估计够呛能过安检吧?”
“看情况,等会,这逼加我微信了。”

新的好友里面有个叫 ╰⋛⋋⊱⋋馨儿⋌⊰⋌⋚╯的头像,放大了看,用的是小仓优子刚出道的时候的照片,问候语写着“大栓哥哥加我”。通过后,马上一串热情洋溢的报价单就飞过来了,

“哥哥你好,小店新开业,来了很多新鲜水果欢迎前来品尝哦,套餐从1200到2400,地址:地铁大兴线天宫院站B口出,电话联系妹妹哦,13718445430”。

大栓心想,现在都说水果了,以前不都说茶嘛。他叫小凯准备好Go pro,防狼喷雾剂,防狼门挡,然后给懒龙发微信,问他想不想赚快钱。懒龙是大栓的前同事,之前是练柔道的,一百二十公斤。
防狼门挡
“我从来没见过这个体重,这个肚子,能在一分钟内连续做三十七个引体向上的人,还是往上窜的那种你知道吧。”大栓是这么跟小凯介绍懒龙的,懒龙那天被辞退了,因为他憨圆的体型,大部分客人都把他当成来减肥的客人,在一个月内完全没有拉到私教课订单,老板让他走的时候,他一怒之下,拽着单杠做了三十七个引体向上。老板说:“你想证明啥吧?啊?咱们是服务行业你不明白么?”
后来大栓介绍他去给拳馆当陪练,虽然也没干多长时间,但是他十分领情。现在懒龙给饿了么送餐,最近打算跳槽去美团。

“行哥,你在哪儿呢,咱们什么时候出发?”五分钟之后懒龙回话了。
这时候大栓已经收拾好了东西。
“明天晚上八点出发,咱们差不多九点到,坐公交车去。大龙你把你一会上我这来,咱们一起喝点再细说。”

第二天,九二十点,仨人从61路公交车上下来,小凯用Skype给对方打电话,对方发了一个微信路线图。大栓让小凯自己一个人先走,他俩在后面一起溜达,感觉就像俩刚下班的健身教练。小凯到了地方之后是一个小区的正门,对方发来信息说,请哥哥穿过这个小区,从西门出去,然后再到马路对面的小区。小凯穿小区,教练二人组是从外面绕过去的。最终目标是三号楼三单元按电梯到五层,然后下一层。小凯坐电梯,其他俩人走楼梯到四层,一梯六户,塔楼。
大栓用防狼门档把两消防通道都锁死了。递给懒龙一件防刺背心和一副防割手套,一对不锈钢的指虎。用表情叮嘱他夺刀为主,不要往死打,俩人分别站在楼道转角的暗处,这一切都完成在小凯的电梯上到五楼再下楼到四楼的三分钟内。小凯从出来的时候把电梯按成了三十一层,电梯门一开,403门就开了,一个穿粉毛拖鞋,披着浴巾的灰色头发少女开门等着小凯从楼上下来,向小凯招手。“哎呀妈~哥你挺帅呀~”。

不锈钢指虎

在这之前是这么商量的。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if(badgerNotComing){
if(girlIsPretty){
fuck();
record();
}else{
createTestimony();
record();
}
}else{
fight();
beatTheShitOutOfThem();
createTestimony();
record();
}

小凯进屋就撩起来T恤,然后设置好俩Go Pro,一个在床头一个在厕所。根据之后回放的视频看,大约过程如下。

“哥你咋这么帅呢,哎呀~可惜了。”
“哥今天就我在这呢,有俩小妹儿回家去了,你以后再来呗~”
“哥你看你先洗澡还是先咋地呢。”
“哥你吃啥水果啊?哎呀~烦人~我说真水果~”
“对我们这都是套餐,水果大餐,对啊~你看这就是我的水蜜桃~”。姑娘主动撩衣服,俩只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
从我们的视频能看出来她在诱导小凯的坐姿取景,小凯说那时候他大约已经猜出来他们的摄像头就在机顶盒旁边了。
姑娘坐在小凯大腿上乱蹭。一只手使劲按电视遥控器。
与此同时,离懒龙近的那个消防安全门发出一声巨响,门没开,然后是钥匙开门的声,之后又是一声巨响。
接着是一连串的“哎呦我操!”。懒龙悄悄从窄窗户看了一眼,一个暗金色头发的小伙背对着门蹲在楼梯上揉手。懒龙跟大栓对了一下眼色,把防狼门挡松开了。俩人数到十的时候,门被小伙猛地踹开了,小伙子手里拿着一把菜刀,但是由于用力过猛一下就劈叉趴在地上了。懒龙一脚直接踩到颈椎上,麻肩头拢二背这么一掰,小伙子张大嘴要喊,大栓正好把一个高尔夫球塞到他嘴里。
小凯听见动静,把腿上的姑娘往床上一扔,打开门,把俩人迎进来了。关好门,用刚才的门档把这屋门也锁死了。

“床底下没人吧?”
“没有,厕所也没有,我刚才看了。”小凯在姑娘还没回过神儿的时候用姑娘自己的裤衩儿把她嘴塞了个结实。然后按住姑娘,把棉被被罩拆开,给姑娘做了个睡袋。

“哥们,你叫小春是吧?”小伙子被反手按着跪在地上,他才明白今天碰上硬茬儿了。姑娘在被罩里面折腾了一气,滚到床边上,掉到夹缝里面,估计也是累了,不动弹了。
小凯从机顶盒后面逃出来一个伪装成遥控器的摄像机,然后又用探测器走了一圈儿,吸顶灯里还有一个,懒龙发现的。小凯看了俩人的手机,确定微信上没有外援。

“怎么说呢,哥们,咱们好说好商量,你帮我几个事儿,咱们就拉倒了。”大栓开始小声的说话,但是字句十分清晰。他掏出一个圆箍型的物件。
“哥们你看这个,这小马达,德国产的,可有劲儿了,我们花了一点时间改装的,遥控的,可好使了,你看着啊。”
大栓拿起一根香蕉,往上一套。手里的遥控器按下的同时,圆箍的内环在电钻一样的吱吱声中迅速的被掐折了。
“我管这玩意叫人生的瓶颈。咋样,是不挺带劲?”
仨人废了一些劲儿,才把小伙子的鸡巴套到人生的瓶颈上。
大栓拿着遥控器说,“别喊,明白么?我手可没准儿。”

小凯把两页的剧本给了小伙儿。
“你台词不多,我给你说说戏啊,你的总体感觉是什么呢,就是你想拍出国产的优质A片!明白不?就是你看日本人拍的那些,你觉得我们也应该有!哎,对,就这个感觉,你自己拿着你们的摄像机,干你自己的妹子,拍。别拍我们,明白没,拍我们我哥就让你有大瓶颈。”
小伙子把睡袋里面的姑娘捞上来,花了一点时间给她讲明白了。姑娘泪流满面,说,哥,他是我亲哥!他是我大姨家的哥!他可不能干我啊!
大栓把俩人的嘴都塞上了高尔夫球,背对背,用手机打字出来她大姨叫啥。

“还真都叫许秀珍啊。行。那这么地吧,你们也照顾照顾我们生意,给我讲讲你们干了多长时间这个。之前拍的聊天记录,视频,图片,都给我吧,其实我们是记者,我们取材。”
俩人老实交代,在百度网盘上存了大约三十个G的视频内容。还细心地一一编好了电话和姓名。整个过程都被录了下来。
最后,请两位在小凯的淘宝店里买了五十套定价240元的Unity游戏开发素材和教程。点马上收货,然后还得五星好评。

走之前,又请姑娘进了睡袋。给小伙子一个解码器和一张纸,上面是一串字符,叫他按顺序输入,输入完了人生的瓶颈就解锁了。

“快点输,不然你下面充血容易坏死,噢,以后咱可不能这样了”

密文云:

55256Imy55u45oKm5Lq65LmL5oOF77yM5Liq5Lit5Y6f5pyJ55yf57yY5YiG44CC5Y+q5Zug5peg5YGH5LiN5oiQ55yf77yM5bCx6YeM6JeP5py65LiN5Y+v6Zeu44CC5bCR5bm05Y2k6I695rWq6LSq5rer77yM562J6Zey6Li55YWl6aOO5rWB6Zi144CC6aaS5aS05LiN5ZCD5oO56Lqr6Ia777yM5Lmf5L+X5Lyg5ZCN5omO54Gr5Zuk44CC